当前位置:首页->湘西文史
政协要闻
县长的巫术
2017年12月01日   来源:   作者:
 古丈县政协副主席  向午平 
    鸡,被誉为“五德之禽”,民众大多将它引为食用或药用,少部分人拿它以达到“杀鸡儆猴”的效果。作为一种动物,它并没有珍贵到生活中缺之不可的地步。但作为巫师,鸡却是少不得的一种工具,每在行法之前,必将捉一只雄鸡取其鲜血以镇邪,方可再使其它道理。
    一个并不是巫师的县长却也拿鸡来行巫师之实,这是人没有想到的,恐怕鸡更不会想到。但这事又实实在在地发生了。
    那是一九三八年古历五月,古丈县大雨倾盆,山洪暴发,县城的南门桥、柑子坪、三道河三处铁丝桥均被冲垮,河边的大片良田都已呈现汪洋之势。但是雨依然未停,河水还在猛涨,大有吞噬县城的念想。县长罗万类四处视察灾情,急得嘴上起泡。当时境况,人无法胜天,只好望雨兴叹了。
    不知道这位姓罗的县长当时是怎样的想法,只是在《古丈百年大事记》中找到了一段这样的文字,“县长罗万类站在南门桥边杀鸡镇邪,无济于事”。因为一场暴雨,一位山区小县的县长和一只鸡一起载入了当地的史册,确实有些值得令人咀嚼。
    罗县长不是巫师,也不可能没有文化,“杀鸡镇邪”应是听了别人的建议情急之下的行为。情急之下的罗万类不会去深究鸡可镇邪其实只是一种像征,据说能镇邪的只是尧帝时远方友邦进贡的一种有些类似于鸡的重明鸟,而重明鸟不可多得,民间便用鸡来代替。
    那次洪灾和罗县长离现在已有七十余年,没有过多的文字说明,也无从猜测当时的一些细节。可以肯定的是,罗县长试图杀鸡抗灾的所谓壮举在当时的场景中也会令子民们感动,毕竟那只鸡的鲜血是出于善良的愿望而流的,尽管这同样减轻不了人们灾后的伤痛。这相当于准巫师的做法,却让当着县长的罗万类在史书里显得有些扑朔迷离。
    那时候的中国大地近乎支离破碎,抗日的烽火虽然没有烧到古丈这个弹丸之地,但改革屯租、普禁大烟、匪患层出、再加上天灾,横亘在罗万类这个县长面前的难题可想而知。没有太平的日子,没有钢铁的长城,更鼓不起众志成城的决心,人类便别无选择地在大自然的面前沦为只能“杀鸡镇邪”的无奈。但在这无奈的背后,却也抒写着罗县长爱民的良心,不爱民断然不可能在天灾之下行这巫师之事,也不会在同样的大事记里出现这样的文字了,“1941年2月,县长罗万类卸职离开古丈,行前宴请各界人士。临走,各界人士夹道欢送,家家门前摆清水一碗,明镜一面”。     一个县长的卸任能够达到这样一个场面,实在是令人感动。那碗清水,那面明镜,倾述的是一种感恩,纠结的是一种情份,还映衬了一种心愿。可以排除这送行的场景是宴请作的祟、是人为作的秀,在那个势力相争、尔虞我诈的年代,一个离任的小官还秀不出那份恩那份情。罗县长要自命清廉,也只能仿效他二十几年前的同任刘光治写卸任打油诗了,“刘二平生不要钱,做官做到周余年;卸职没有路费钱,卖掉皮袍转家园”。
    从大事记的字里行间,还可以找到罗县长“杀鸡镇邪”之外的一些壮举。他带头与全县党政军公务人员向省禁烟委员会保证不吸食烟毒。160多个烟民被警兵拘传,勒令戒烟。他亲任团长,成立县民众抗日自卫团。县党支部附设民众学校,招收九岁以上失学儿童,男女不分,贫富兼收,不收学费,贫寒者津贴书籍文具。他还在全县普及国歌运动。
    如此种种,可以看出当时的罗县长还是配得上那碗清水那面明镜的。但他首先是人,也会弄出一点让人不满的事来。在其离职前的半年,因一名乡长被十几个人杀害,罗县长亲往破案,先后拘押21人,极刑拷打,未获结果,年仅十八岁的张其香被枪毙抵命。此举引起地方各公众团体义愤,由教育会领头,向法院提出弹劾县长罗万类案。
    这弹劾与罗县长的离任是否有直接关系,宴会上罗县长发表了如何精彩的演说,都不甚明了。但古丈的各界人士摆出那样的送行场面,无疑是对这位县长政绩的肯定。因为此时的古丈县还笼罩在悲痛之中,就在年前,身为少将旅长的古丈人舒安卿率两千余人于江西九江抗日,几乎全旅覆灭,许多古丈子弟为国捐躯。可以想像,在早春的阳光下,在悲痛与不舍交织的氛围里,一身中山装的罗万类走在古丈县城唯一的一条石板街上,或抱拳或握别,每家门前的那碗清水里荡漾着一份怎样的情,那面明镜里映照的是一份怎样的义。
    近八十年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古丈的南门桥从铁丝桥改为钢筋混凝土坚固地竖立在小河上,再大的洪水也无需施展“杀鸡镇邪”的巫术,众志成城的决心已经可以把灾难的伤痛减少到最底限度。九泉之下的县长罗万类当可眠目了。
 

版权所有:政协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委员会
网站信箱:xxzxw2012@163.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湘ICP备13010280号
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