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湘西文史
政协要闻
苗族英雄龙廷久
2013年04月01日   来源: 湘西政协园地   作者: 文庭芝 龙青山 陈开菊

击岩取火

苗族僻居深山,食盐奇缺。一次,廷久邀寨上一个后生得亮,给下辰州(沅陵)运盐。那时常有歹人拦路,得亮平时胆小,现在有廷久做伴,心里高兴。

他们来到喊娘坳,坳口险峻狭窄,上过坳口有两蔸千年古松,树下有几块条石,是个天然歇场。廷久二人,走得口干舌燥,正想歇气,只见树下条石上,早已有了4个人,坐的坐,睡的睡,得亮小声说:“不好了,今日莫非碰到强盗拦路了?”廷久说:“你莫做声,让我来对付。”

表面上看去,龙廷久也是普通的苗族农民打扮,蓝靛家织布衣裤,青丝帕包头,脚穿草鞋,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这4个人见他俩快到边了,互相交换下眼色,纷纷散去,仅留一个白麻子主动打招呼:“大哥身上带有烟吗?讨杯烟吃?”

龙廷久顺手取出几皮草烟,递送白麻子。白麻子浑身上下一摸,故意说:“喔嗬,没带火,大哥带得有吗?”

廷久说:“没带得有”。

白麻子突然变脸说:“有烟没火,你这不是故意捉弄我吗?”

廷久说:“的确没带火,没骗你。”话声未落,散去的三个人从近处包谷地里跳出来,手拿大砍刀,大吼一声 “上”,一齐蓬拢来,七手八脚,把他俩褡裢袋抢了,挥着光闪闪的砍刀,得亮早吓得口喊饶命。三条大汉骂道:“还饶命!看你们好大胆子,骗到我们大王头上来了!今日拿不出火来,莫想走过这喊娘坳!”

廷久镇静自若地说:“要是我取得了火怎么办呢!”

白麻子说:“取火饶命,无火取命!”

廷久冷笑一声,说:“我说没有火,你们偏要惹我起火,我若得了火,到那时,莫怪我不客气了呵!好吧,就给你们取火!”说着,走到路边,见那里有一块戽桶大的火镰岩,猛的一拳,火星四溅,轰隆一阵巨响,火镰岩裂成两块,廷久怒目逼视,指着这几个歹人说:“火来了,点烟吧!”

4个歹人,早吓得魂飞魄散,纷纷跪下磕头求饶。廷久收回褡裢袋,教训他们说:“以后再也不许在这里为非作歹了!”歹徒们趴在地上像啄米一样磕着头。龙廷久一挥手说:“滚!”歹徒们如同二世再生,抱头鼠窜。

 

拳打税官

一天,龙鼻嘴逢场,苗家人都背着自产的蔬菜、草烟、鸡蛋等来赶场。古丈县城来的税官,耀武扬威地在场上巡逻,强征税款。赶场的苗民,个个提心吊胆。

这时,桐木寨的苗族农民龙林珠,刚刚把背笼放下地,把几个鸡蛋捡出来卖。税官走过来要抽税,龙林珠不服地说:“卖几个鸡蛋也要抽税!”说完,就把鸡蛋收捡起来,说,“不卖了,拿回去自家吃。”税官瞪着眼睛说:“上场的东西就是卖的,卖的就是要抽税!”说着,一把抓住龙林珠的背笼,几个鸡蛋滑脱出来,掉在地上变成一堆黄糊糊。龙林珠顿时火起,对着税官就是一顿拳头。税官只有挨家伙的本事,那有还手的功夫。在场的苗民都围拢来,为龙林珠壮胆。龙林珠越打越有劲,直把那税官打得脸青鼻子肿才松手。税官怕得如过街的老鼠,赶快提着税袋悄悄地溜回古丈城里去了。

龙林珠是个老实农民,没见过大场合,看着税官朝古丈去了,后悔起来:只怪自己一时火起,惹下了祸,如果事情闹大,怎么好收场呀!

这时龙廷久赶到了,拍着龙林珠的肩膀说:“怕屁!打得好!要追查,就说是我喊你打的!”又对赶场的苗民说:“现在的政府,苛捐杂税,多如牛毛,压得我们透不过气来!连卖个鸡蛋也要抽税,这是明打明地抢我们苗家,这是活活整我们苗家!从今天起,我们苗家反了,不服他古丈县管!”

一传十,十传百,赶场的苗家人奔走相告,五十八寨苗民,一齐响应,宣布向古丈县政府罢捐。

驻龙鼻嘴的土守备石振仁听到了消息,打隆夜写了一封密书,派心腹送往古丈县城,告发龙廷久。

哪知这事被龙廷久探听到了,赶急派人到毛坪挡卡子,抓到了送信人,搜出石振仁的亲笔信。龙廷久拿着密信斥问石振仁:“你是苗族人吗?”

石振仁说:“我是。”

“苗族人怎么不替苗族办事?”

石振仁被问的哑口无言。

“你看到龙林珠拳打税官,还想看看龙廷久拳打土守备吗?”

站到面前的龙廷久,拳头捏得咯咯响,土守备当然知道,这拳头比起那个龙林珠的不知要厉害多少倍。

石振仁迫不得已,杀了两头肥猪,办了酒席,向龙廷久赔礼道歉。龙廷久说:“都是苗族,又是世交,何必这样呢?我只希望,自家人莫拆自家板壁,莫出卖自家人,老老实实当你的土官吧!”

 

打地头蛇

有一次,龙廷久和寨上两个后生,放木排下辰州,肚子饿了,找了个小饭店,买了酒菜饭食,围坐在一张饭桌吃起来。

这时,辰州街上七八个无赖大摇大摆闯进来,围着另一张桌子赌起钱来。人多店小,挤不开堂,为首的一个猴脸对龙廷久恶声恶气地说:“喂!把桌子让我们!你们到一边吃去!”

龙廷久回答道:“等我们吃完吧!快了!”

哪知猴脸发脾气了,说:“嗯!你还讲不听,怎么的?”

龙廷久说:“出门人,也要讲个先来后到,你讲不讲理?”

猴脸手一挥,喊道:“拖!”七八个人,一齐动手,来拖他们三人。那两个后生被拖滚在地,龙廷久却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像铁钉一样钉在板凳上,没拖动半分,拖的人像碰到弹簧一样,一个个被滚在地上。龙廷久说:“莫以为我们是好欺的,我是让着你们的,常言道,事不过三啊!”猴脸脑羞成怒,抬起脚,把一桌饭菜掀倒在地。龙廷久一把抓住猴脸,骂道:“不知好歹的家伙!你自己讲,现在该怎么办!”猴脸一口亡魂话,另外几个,见势不妙,溜出店门。

店主怕事情闹大,急忙劝说:“这是辰州街上的地头蛇,谁也惹也起,还是息事宁人吧!”龙廷久说:“不管你的事,请你放心,什么地头蛇也好,地尾蛇也好,今日非搞个一清二楚不行。”

忽然,店外闹沉沉的,原来是他们纠集了辰州街上几十名同伙前来闹事。店主吓得筛糠一样,猴脸却得意洋洋。龙廷久对店主和同伴说:“你们好生守着这家伙,让我收拾他们去!”立即奔出店门,只见几十个人拿的拿刀,拿的拿棒,朝他扑过来。龙廷久赤手空拳,手无寸铁,急中生智,解下头上的青丝帕,“唿”的一下抖开,像一条青龙,翻滚腾跃,几十个人拢不得边。有个家伙不识好歹,举着大刀,杀向前来。龙廷久抛出青丝帕,把他一卷,提起几尺高,然后,“啪”地一声挞在青岩板上,半天没爬起来。其余的人,吓破了胆,望风而逃。龙廷久穷追不舍,撵得这伙歹徒们像群受惊的笨鸭,走投无路,只好一字儿排开,乖乖地跪在地上磕头求饶。

龙廷久提着青丝帕,解着这群歹徒,回到小店,向猴脸提出赔偿损失,保证以后不再胡闹的条件。猴脸满口答应,还厚着脸皮说:“今天你一根丝帕打通辰州一条街,我们实在佩服,请你留在辰州,给我们当师傅吧!”

龙廷久哈哈大笑道:“我给你们当师傅,是为虎添翼!我不干。我是个种田人,还要回去做我的阳春!”

 (   )  


版权所有:政协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委员会
网站信箱:xxzxw2012@163.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湘ICP备13010280号
访问统计: